湖北工會網

當前位置: 首頁»新聞»时政新聞»正文

无须取车票 刷证码上车 湖北铁路进入“电子客票”时代

2019-11-20 08:44:03 |  湖北日報 |  點擊量:

不用取票,刷身份證、手機二維碼即可上車。11月19日,從中國鐵路武漢局集團有限公司獲悉,11月20日起漢孝城際漢口站、後湖站等沿線9個車站以及合武客運專線麻城北站、紅安西站共11個車站率先試點上線電子客票,不再出具紙質車票。漢十高鐵沿線站點正在安裝調試設備,預計月底上線電子客票。這意味著湖北鐵路自此進入“電子客票”時代,無紙化乘車成爲現實。

電子客票,也稱爲“無紙化”客票,旅客通過互聯網訂購車票後,無需取票,僅憑有效身份證件或購票後手機收到的二維碼即可乘車。武漢鐵路部門相關人士稱,電子客票就是將原紙質車票承載的旅客運輸合同、乘車、報銷三個憑證功能分離,實現運輸合同憑證電子化、乘車憑證無紙化、報銷憑證按需提供。實行電子客票後,旅客購票、檢票、乘車等環節都將更加方便快捷。

據了解,旅客通過人工售票窗口、自動售票機等購買車票,會收到一張購票信息單,上面有車次、進站口、候車室等信息;通過12306網站、客戶端購票的旅客,可自行打印或下載購票信息單。但該購票信息單僅作爲旅客購票的信息提示,不作爲乘車憑證。

進出站環節,旅客持中華人民共和國居民身份證、外國人永久居留證、港澳台居民居住證、港澳居民來往內地通行證、台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證5類可自動識讀證件時,在自助閘機“刷”下乘車人有效身份證件原件,即可進站出站。刷手機進站則是憑購票動態二維碼,直接掃碼進出站。出站時,也可在人工通道向檢票員出示手機上的訂票信息出站。旅客持戶口本等不可自動識讀證件或兒童票時,可通過人工檢票口進出站。

乘車環節,旅客須按購票信息顯示的車廂號和座位號就坐。如需改簽、退票,使用電子支付方式購票且未換取報銷憑證的旅客,可通過12306網站或12306客戶端自行改簽;距開車前不足25分鍾、現金購票或開車前已打印報銷憑證的旅客,須到車站指定窗口辦理。

如需報銷憑證,須于開車前或乘車日起30天內,到車站售票窗口、自動售取票機、代售點窗口打印。超過30天未打印的,可聯系鐵路12306客服中心辦理。紙質火車票采用目前車票樣式,但注明“僅供報銷使用”的字樣。

據悉,去年11月海南環島高鐵率先開始電子客票應用試點;今年7月新增上海至南京、成都至重慶、廣州至珠海(湛江西)、昆明至大理至麗江4條高鐵城際鐵路開展電子客票應用試點;目前多家鐵路局管內都在推廣試點電子客票。今年底武漢鐵路局管內所有動車停靠車站將陸續推廣應用電子客票。

有關人士稱,推行電子客票將進一步便利乘客,也是節約環保之舉。據介紹,按照去年全國鐵路旅客發送量33.75億人次計算,推行電子客票將減少用紙超過1.5萬噸。

相關報道:

行將消失的火車票代售點

湖北日報全媒记者 刘宇

11月20日起,電子火車票在我省亮相。這是繼紙板火車票、軟紙火車票、磁介質火車票後的第四代火車票。

電子客票來了,和紙質火車票徹底說“再見”還會遠嗎?

以售賣紙質火車票收取手續費爲營生的火車票代售點,是否不可抵擋地迎來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售票量加速度下滑

“大年三十晚上8點關門的時候,就已經有人裹著棉襖在門口排隊,等著明天早上買票了。”在黃岡麻城市陵園路的一家火車票代售點內,店主程明輝倚靠在不鏽鋼欄杆上,回憶起以前春運期間代售點的火爆情景。

“買票的人沿著這條街,一排就是兩三百米長。這個欄杆就是當時接手這家店時安裝的。”程明輝說,春運人多,他一般開設兩個售、取票窗口,欄杆用于疏導店內客流。店外的長隊還需請兩人幫忙維持秩序。

但這種“盛況”只持續了4年。2011年春運首日,12306官網正式運行。

麻城,我省传统的外出打工人口大市。“来买票的,外出打工的人占95%。”程明辉说,网上售票的第二年,该店售票量一下子减了一大半;随着12306客户端的上线以及智能手机的普及,售票量逐年大幅下滑。“以前春运40天可以卖出四五万张票,去年春节才卖了四五千张票。”按照规定,代售点卖一张车票可收5元服務费。

“都要关门的事情了,还要人关注干吗呢?”在武汉市武昌区徐家棚街办事处和平大道的一家火车票代售点,店主听到湖北日報全媒记者询问,直言店面入不敷出,打算关门了。“现在每天卖一二十张票都算好的了。”

该代售点离湖北大学不到2公里,学生曾是主要购票群体。“学生现在都在网上买票,最多过来取票,但学生票取票不收手续费,纯公益服務,从哪儿赚钱?”谈起经营情况,店主似乎有倒不完的苦水。

“火車票代售點的售票量逐年加速下滑,近幾年下滑速度增至20%到30%左右。”鐵路部門相關人士提供了一則數據:過去我省火車票代售點的售票量最高占到整體售票量的30%,現在占比已降低至1.8%。

今年預計消失100家

興于互聯網,似乎也將敗于互聯網。

互聯網的出現,得以讓火車票代售點如春筍般出現在城市、縣城甚至是鄉鎮的街角巷口。一根網線、一台電腦、一個打票機、一個取票窗口,就可以買到一張抵達遠方的車票。

武漢武鐵旅服傳媒有限責任公司提供的數據顯示,全省最多的時候共有670多家火車票代售點。

“這個數字在2012年之後還保持了幾年,隨後代售點關停速度開始加快。”武漢武鐵旅服傳媒有限責任公司相關負責人稱,2018年有近60家火車票代售點關停,截至2018年底,總數量已減至433家。預計到2019年底,還會減少100家火車票代售點。

記者在高德地圖上搜索發現,很多火車票代售點地址上都印上了“已關閉”字樣。記者通過該軟件搜索,發現武漢市內未印上關閉字樣的代售點共20多家,記者現場探訪了5家,其中2家大門緊閉。

由于火車票代售點生存艱難,不少代售點也打起“擦邊球”,通過與他人合租店面的形式增加了賣體育彩票、打字複印、旅遊推介等業務,從而維持代售點的經營。

鐵路部門相關人士稱,不僅是火車票代售點在減少,火車站售票窗口也在減少。漢口火車站原本有兩個售票廳,目前東售票廳已關閉人工售票窗口,在大廳裏放置了多台自助取售票機。隨著電子客票的推廣和普及,以後火車票代售點會慢慢徹底“消失”,而火車站售票窗口的功能,可能就只是辦理旅客退票和改簽。

代售點消失彰顯進步

11月20日,湖北鐵路進入電子客票時代,11個車站率先試點上線電子客票,不再出具紙質車票。月底,漢十高鐵、漢宜客運專線將上線電子客票。今年底,武漢鐵路局管內所有動車停靠車站將陸續推廣應用電子客票。

“旅客再也不用擔心車票掉了。”漢口火車站售票車間張夕林介紹,實行電子客票首先讓旅客乘車更方便、快捷,刷身份證或手機二維碼,10秒至15秒內可完成進站;其次電子客票全面替代紙質車票後,將不需要大量紙質車票,背後減少了大量的車票印刷流通環節、人力資源以及節約了大量紙張資源。

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鐵路旅客發送量完成33.75億人次,相當于33.75億張車票。一張A4大小的紙張面積約等于12張車票的大小,因此,如果將33.75億張車票全部替換爲電子車票,將節約2.81億張A4紙,相當于少砍近9.4萬棵樹。

“手機上不會操作,還是到代售點買放心。”記者在和平大道那家火車票代售點探訪時,前來買票的60多歲的李林康說。據了解,選擇前往代售點買票的大部分是不熟悉網絡操作的老年人以及購買臥鋪車票希望自主選擇鋪位的旅客,少部分年輕人會節約進站時間,選擇順路去代售點取票。

小小车票,方寸之间体现社会进步。铁路部门相关人士称,从长远来看,随着城乡一体化进程的加速和互联网、电子客票的普及,铁路客票代售点的功能将被逐渐取代,但在技术触角还未延伸、普及到的地方,例如较为偏远的乡镇和特殊群体,铁路部门也会考虑如何提供更多的便民服務。湖北日報记者刘宇、通讯员孟立 代能跃)